中经视野首页研究报告中经榜

永辉超市:从新零售回归传统超市

2022-05-21 01:41

文 / 第一财经   编辑 / 庄梅

字号

  极度内卷的生鲜电商行业终于卷不动了。

  无论是叮咚买菜的前置仓库模式。日常优秀的新鲜食品,还是社区团体购买模式的美团。多多买菜已经转向开源节流,停止打价格战似乎已经成为新电子商务的共识。

  永辉超市暂时有机会喘息。2022年,Q1永辉超市扭亏为盈,净利润4.88亿元,连续五个季度结束亏损。

  这一次,曾经四面楚歌的永辉超市(601933.SH)能否实现绝地反击?

  崛起:极致性价比,永辉模式初成功

  1998年,第一家以永辉命名的福州火车站永辉超市成立。面对当地超市的快速扩张和外资零售企业的相继进入,永辉放弃了传统超市的主要服装、电器等商品,选择以消费频率较高的新鲜食品为突破口。同时,以天天平价为公司营销策略,瞄准日常消费场景,形成低价生鲜引流+食品日常利润的永辉模式。

  永辉的低价战略背后是一套完整的国家农产品采购和区域直接采购体系。通过与农民的直接对接,可以减少生鲜产业链的中间环节,降低仓储物流和损失成本,保证农产品的新鲜度,提高价格竞争优势。

  根据华金证券的数据,永辉上市之初直接采购的比例约为76%,生鲜食品的直接采购比例一直保持较高。相比之下,2019年盒马直接采购的总比例仅为33%左右。

  自2015年以来,永辉引进了牛奶国际、京东等战略投资者,加强了供应链思维和联合采购能力,继续创造新鲜供应链的优势。华金证券比较了永辉超市、京东、天猫、盒马9类45种典型商品的价格,发现永辉超市水果、蔬菜、肉类、鸡蛋等新鲜产品的平均价格比竞争对手低12.4%,食品百货公司的平均价格仅高1.4%。

  永辉凭借生鲜产品的极致性价比,在农业改革超东风的帮助下迅速崛起,2010年永辉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现金充足的永辉开始了快速扩张的道路,逐渐从区域超市发展成为全国领先的超市。2010年至2016年,永辉mini店数量从156家快速增长到487家。渠道扩张促进收入利润持续稳步增长,10-16年收入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6%。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6.3%。

  落败:新业态扩张碰壁,资金加速逃离

  未来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只有新零售。

  在2016年云起会议上,首次提出了新的零售理念。随后,阿里推出了盒马新鲜,采用超市+餐饮模式,同时提供在线订单。离线交付30分钟,打破了传统的超市模式,新的零售立即成为主要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超市企业竞争布局的轨道。

  永辉也迎来了自上市以来第一次尝试新的商业形式。永辉云创成立于2016年,承担超级物种。永辉生活。永辉回家等新零售业务,其中超级物种标杆盒马新鲜,2017年在福州开设第一家店,当年店铺数量扩大到26家。

  永辉作为传统连锁超市的领导者,具有强大的新鲜供应链优势,被认为是唯一能与盒马竞争的种子选手。2017年,永辉超市股价从不到5元飙升至10元。截至2017年中,永辉超市拥有336家持股机构,其中公共基金324家。一时间永辉成为资金追捧的香饽饽,上门调究机构源源不断。

1-1.jpg

  创新业务加强了对永辉未来业绩增长的高预期,也使永辉获得了远远超过传统超市的估值。2017年,永辉超市的PE估值也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70倍以上,2018年1月市值达到了1107亿元的历史高点。

  然而,与盒马不计成本的大规模扩张不同,永辉新零售需要在高支出的商店成本和客户盈利能力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由于生活商店的供应链系统与大型商店的分离,永辉的新鲜质量和类别优势无法释放。再加上新零售模式下科技研发投资高,永辉云创继续亏损,大大拖累了永辉超市的业绩。

  2018年Q1、Q2、Q3、Q4,永辉超市净利润同比下降10%、67.9%、11.6%、23%。资本市场对永辉超级物种能否顺利度过培育期实现盈利的怀疑,使永辉2018年股价大幅下跌近40%。估值水平迅速下降到不到50倍。为避免继续失血,永辉超市于2018年底剥离了永辉云创。

  永辉并没有停止线上线下融合的尝试。2019年,永辉开始全面实施迷你店和家居业务。新的战略方向为公司注入了强心剂。2019年上半年,永辉超市股价回升通道,涨幅超过40%。

  作为永辉的新尝试,与超级物种不同,永辉mini店与大店共享一套供应链,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与大店互补,释放了永辉在供应链和品类上的优势。2019年,永辉新增205家mini店和573家。

  但mini迷你店未能挽救永辉的业绩下滑。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永辉迷你店收入14.51亿元,仅占总收入的2.87%。

  就在永辉mini店还在努力探索盈利的时候,社区团购诞生于2020年,对永辉mini店的业务造成了重创。

  由于亏损或业绩不佳,仅2020年10月至2021年3月,永辉就关闭了336家mini店,损失2.54亿元,2021年全年关闭了123家mini店,截至2021年底,永辉mini店仅33家。

  传统业务压力叠加新业务进展不顺利,自2020年Q4以来,永辉连续五个季度亏损巨大,2020年Q4、2021Q1、2021Q2、2021Q3、2021Q4净利润分别亏损3.74亿、1.32亿、11.11.73亿、9.79亿。

  2020年底,永辉超市估值跌至38倍,资本也在加速逃离永辉。数据显示,2020年底,持有永辉238家公募基金,2021年Q1大幅下降至8家,Q3甚至一家都不剩;公募基金持股比例也从3.43%下降,截至2022年Q1仅为0.11%。曾经对永辉超市多次重仓非常乐观的知名基金经理董承非也不讳言看错了,在2021年大幅抛售1.54亿股。

  永辉超市从大白马到资本弃子还有未来吗?

  重生?业绩改善带来估值修复曙光

  经历了一年黑暗时刻的永辉,似乎在2022年看到了一丝曙光。在巨额亏损下,生鲜电商行业逐渐恢复理性,曾经疯狂烧钱打价格战的竞争对手开始停止。

  以叮咚买菜为例。财务报告显示,2021年叮咚买菜总亏损64.2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10亿元。目前5美元/股左右的股价比23.5美元的发行价折扣近80%。被资本抛弃的叮咚必须靠自己生活。战略已经从规模第一转变为效率第一。

  在过去的两年里,进入社区团购的美团亏损也在扩大。2021年,美团亏损231亿元,其中新业务亏损384亿元,超过一半来自美团首选。近日,美团首选也频频传出撤城消息,先后退出北京、甘肃、新疆等多个地区。

  一方面,行业整体竞争环境趋于改善,另一方面,永辉并没有停止尝试新业态的水。2021年5月,永辉开始尝试仓储会员店模式。截至2021年底,半年开业53家,同店销比增长32.9%,有效带动区域同店和周转。2022年Q1,永辉实现收入同比增长3.5%至272.4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0倍至5.0亿元。

  自2016年以来,永辉超市的估值波动一直是永辉超市估值上升的核心驱动力。仓储模式是否能给永辉带来持续的业绩增长已成为关键。

1-2.jpg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市场对永辉在仓储店的探索仍持谨慎态度。与山姆不同。开放式会员仓储模式不同,永辉仓储店不收取会员费,没有进入门槛。这也引发了市场对永辉特色仓储模式能否成功的争议。

  对于会员仓储店来说,会员卡的收入是这种业态的重要收入来源。开市客会员费收入占销售额的2%,但利润贡献率高达70%;山姆会员店2021年支付会员400多万,按260元会费计算,收入超过10亿元。同时,每年200-300元的会员费也有助于筛选出优质客户。这些客户往往需求稳定,用户粘性更强。传统会员仓储店除了性价比高外,还通过打造爆款自有品牌产品,实现产品差异化。

  与其他仓储会员店不同,永辉仓储基于现有店铺改造,不收取会员费,通过简化SKU、批发零售模式扩大单一商品数量,降低采购成本,然后让消费者受益,让永辉仓储看起来更像仓储升级版本负担得起的超市。

  永辉回归薄利多销老路,第一季度业绩同比复苏,也带来了估值修复的机会。然而,大多数主要券商根据传统超市的估值水平给永辉超市20-30倍的PE。在市场上,换汤不换药的仓储模式没有多少新故事可讲。永辉再现辉煌并不容易。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经视野立场!(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相关推荐

评论(0)

我要跟帖
已输入0
发表
新评论

138175

阅读

44

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中经商业评论

微信扫一扫